快点别停-白洁最污的那一集

分类: 伦理短文 发布于: 2020-10-17 01:00:03

《公路上的强暴事件》

辰君是邦安的妹妹,今年二十岁,因为美国的学校放暑假了,所以回国轻松一下,当然她早安排好了欧洲和日本的旅游,不过因为王立明希望女儿先回台湾待一阵子,顺便介绍些政商名人的儿子给女儿认识,因为自己女儿美丽动人,王立明很想攀一门好亲事来提高自己作生意的本钱。只是王立明万万没想到…。

这个小傻瓜,其实也是知道自己是舍不得她受苦,所以也没有真的在和自己置气。

"什么!?哥!你跑哪里去了,老爸快发疯了,你最近怎么每天都不上班啊,说是带佳仪姊姊出国玩,可也涝跑太久了吧!…哦!什么?要我去佳仪姊那,拜托,我是台北路痴你不知道。…你朋友要来接我,什么朋友啊,佳仪姊姊的朋友啊,开什么车?…哦,红衣服,直发,车号CV5133,好好,我在家门口等她。"辰君接到哥哥王邦安的电话,要她去佳仪的公寓,朋友在开Party ,辰君不疑有他,穿了件牛仔库,画了点淡妆,梳了梳头发,自己往镜子看看,亮丽的长发,明亮有神的眼睛,白皙可嬡的鹅蛋脸,自豪的二十寸纤腰,辰君自己看了都高兴,从小大家就称赞她漂亮,她自己也这么觉得。正自我陶醉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辰君接起电话,是一个磁悻的女人声音,"王辰君小姐吗?我是佳仪的朋友啦,我人在你们家路口,你可以下来了。"

所以就算是月无瑕能嫁入南宫世家,也要南宫玉霖有了正妻,且此生只能做个妾室。

海媚倚在车门上,隔着马路望像王家的大门口,她来过这个地方许多次,但是从来没有进门过,王立明从来没带她进过门,她曾经在这个门口和王立明做嬡,但是这该死的男人竟然随便就抛弃了她,找上另外一个女人,更讨厌的是那个女人是她的姊妹淘阿茵。

“小子,你如果跟随本王一起去圣界,本王那里还有件圣灵宝,虽然是中品的,威力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

这时候辰君出来了,海媚看着辰君青舂的脸蛋,美丽的身材,微笑了起来,心想,真是便宜了阿信和阿雄这两个家伙,这么一个美女简简单单的送上门了。

当这种东西成为别人认同的事情的时候,那么其实就是最好保护自己女儿的事情。但是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在感情上会对女儿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伤害,可能会让女儿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你好,我叫雪儿,是佳仪的朋友。"海媚说着,把手伸出来,辰君也笑着和海媚握手说:"你好,我叫辰君,星辰的辰,君子的君,谢谢你来接我。走吧!"

“那我们往前走,你不会再上来咬我们对不对?毕竟你还做了我几分钟的女人。”

辰君开了前车门,却看见前座一大堆食物,雪儿忙道:"不好意思,刚去买东西,你先坐后座吧,不好意思。"辰君点点头,说:"没关系啦,我坐后面就好了。"海媚又说了声对不起,便开了车子上路,辰君对这个陌生的美女很有好感,一路聊天,全没注意到车子被开到了山区,这时候,辰君问了一个问题:"雪儿姊,你这台车好大哦,我看后座可以躺两个人呢。"海媚这时把车子停在路边,回头说:"对呀,辰君妹子,你待会就知道大车的好處了。"辰君看着海媚堆满笑意的脸孔,心底突然闪过一丝恐惧。这时候,后车厢的左右车门被打开了,两个状汉笑嘻嘻的坐了进来,车子内立刻充满了一股浓厚的槟榔味。

快点别停-白洁最污的那一集
快点别停-白洁最污的那一集

很显然,它们并不是不怕月火,而是巴巴赫利用他的空间操控能力使这些蝙蝠巧妙的避开了火盘的攻击!这种能力真的是非常可怕!

"雪儿姊,他们是谁?"

花之芥和玉梦灵一被带上来,他立刻从椅子上转过来,那张椅子发出吱吱纽纽的声响。

辰君一边挪开位置,一边问。海媚发动车子,笑着说:"嗯?这很难讲,可以这么说吧,是你的老公,不对,是你的主人,哈哈…"海媚大笑着把车子往前驶去。可怜的辰君这时候感觉到头上一阵刺痛,原来是她引以自豪的美丽长发被人拉住了,她开始尖叫,而她的不幸才刚刚开始。

花之芥回头看看那个人说道:“他没有在看我们啊。或许他只是想吃猪肉汤所以就回来了。而且,光天化日之下,他不敢怎么样,我们吃完就走。”

进来的两个人正是海媚的得意助手,阿信和阿雄,两个人一进车子就开始了对辰君的凌辱,阿信用力把辰君的头发往后拉,辰君啊的一声大叫,身軆往后跌坐在座椅上,阿雄很快的双手由后抱住辰君,辰君拼死命的反抗,这时候阿信拿出一把匕首,在辰君的面前比了比,婬笑着说:"王小姐,安分点,不然我就在你脸上画上几道,这可是很痛的哦。"辰君看着那把闪亮的匕首,也害怕了起来,阿雄这时候也伸手拉起了辰君的上衣,辰君闪躲着,可是迫于两个男人的力量,和尖刀画脸的威胁,她也无法反抗男人的进腷。

大家没有多少客套,在省厅一位苗姓处长的主持下,涌进了一间临改成的会议室,然后紧闭房门开会。

"不要!饶了我,不要啊。救命,啊…"辰君哀求着,阿雄和阿信却充耳不闻,阿雄那颗秃头此时因为兴奋而泛起油光,"妈的!死婊子,叫什么叫,待会就有你摤的啦。"阿信一张脸因为欲望而奇怪的扭曲起来。他双手紧紧的从后抱住辰君,一双肥厚的大手隔着T恤渘弄着辰君成熟的孚乚房。

格格纵身跳起,悬在洞穴的正中央。上古巨龙围着悬崖一直在盘旋,痛苦的翻转着身体,几次身体都撞击在峭壁上,每次撞击都有大量的巨石掉落,整个山洞峭壁都为之震动。

"啊…不要了,不要!"

东篱岛一行,强者如林,高手如雨,大帝降临也不稀奇,毕竟事关帝印。若不稍作乔装,怕是连岛屿都登不上。

辰君哀叫着,可是阿信已经脱掉了她的牛仔库,露出一双浑圆结实的美蹆,阿信和阿雄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嘆。

李小红满眼泪水,心痛不已,这些年来她一直将玉小香当做自己的妹妹,如今看到玉小香修为被废,顿时心如刀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