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章都带肉的小说-很邪恶很污小说

分类: 伦理短文 发布于: 2020-07-08 08:58:37

《父慈女孝七夜情》

"1"

看待李明月的想法,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因为工作的事情,秦风没有多想,也没有深入的去想。

"爸爸,我回来啦!"

但是谁能想到,十个月之后,这里将是一片高档的小区住宅,并且可以让公司的钱,大赚特赚。

文妮每天放学回家,都是这样跟爸妈打招呼的,今天也不例外。唯一例外的是,在她转身关上大门时,才觉得这个家比平日宁静了很多。

在楼盘开始建设的时候,就直接售楼,只要不是楼盘太偏僻,就可以快速的收拢资金。

"咦,妈妈去了哪?"

随后一波有一波的群尸被绞杀之死,剩下不多的怨尸全都停在了原地不动了,而低等的行尸还在向我扑来。真是尸比尸气死尸啊!智商真的很重要!

方家三口之中,最聒噪多言的就是文妮的妈,所以她有这个猜想也很合理。

师父的离去,让我痛苦万分,一身怒火冲天而起,我手里紧紧握住苍龙剑鞘,干枯的伤口再一次流出,并染在了剑鞘表面!

"你妈和周太、梁太、蔡太出了门,参加台湾环岛七天游去了。"黝黑健硕的爸爸方伟良说."妈妈去旅行,为甚么爸爸又不去?"

眼看着大头鬼黑溜溜的手臂缓缓向我脸上平伸了过来,凶狠的鬼爪向前一点一点的移动,但此时大头鬼的面容却没有一丁点表情!

15岁的文妮张大眼楮,满脸疑惑。

“嗯,现在我准备检查一下你的收获,顾石同学,可以么?”校长目光炯炯地盯着顾石。

"爸爸也一起去,不是没人照顾小文妮么?"

索大个对他鞠了一躬,问候道:“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吉奥瓦尼先生,您好。”

伟良哈哈大笑,搂了搂她弱小的肩膀。

目标仍在继续前进,一米一米驶过山路,距离大门并不太远了。外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不少人开火射击,子弹对装甲车造不成任何威胁,但对士兵来却是致命的。

方家一家三口住在土瓜湾一幢唐楼里,方伟良是客货车司机,他太太孙思雅是全职主傅,女儿文妮则是个中四生。

“我算哪门子客人啊?”顾石摇头道:“就是你的同学来看你,顺便玩玩。”

"爸爸,我们终于有一个礼拜安宁日子了。"文妮压低声音佻皮地说."喂,不要在背后说妈妈坏话!"

顾石猛然回头,之前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拜农和莫拉欧斯身上,竟然未能察觉,不知何时,巷口伫立着一道身形,此刻正缓步走了过来。

爸爸板起脸说."难道爸爸不同意我的话?"

院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母亲走了进来,道:“辰,你自己去练剑,妈跟你姐有些话。”

文妮噗哧一笑,完全不怕恶形恶相的父亲."这个嘛……"伟良一边大笑一边搔头,不再扮恶人了。老婆不在身边,他的笑容竟是灿烂得多。

阿峰走到了梁雪晴的面前,梁雪晴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来,不过细想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肯定是梁静搞的鬼。

"文妮,今晚想吃甚么?"

这是一片刚刚建好的楼盘,位置,设施还有户型都不错,而且现在已经建造完成,过几天就准备开盘了。

"我想吃椒盐排骨、鲜茄炒蛋,另加一个罗宋汤。"文妮打从心里流出唾涎来。妈妈厨艺不行,她一直盼望能够吃到爸爸亲自烹调的菜式,但一盼便是两年多。

梁静的脸洁白无瑕根本挑不出一点的毛病来,如此近距离的看梁静还是头一次,本来杨伟就一直在喜欢梁静,让他表现出来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没问题,你去泽凉吧,臣完凉再等一会就可以开饭巧!"

颜乐也看在眼里,就是因为祁琰一再对她心软,控制着她却没伤害她,所以每次她都未能真正做到恨他,都极力避免与他刀剑相见。

伟良渘着手掌笑说.文妮放下书包,到睡房拿了睡衣,然后一蹦一跳的跑到浴室去。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很邪恶很污小说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很邪恶很污小说

“恩,颜儿放心,我会听话的。”穆凌绎笑着将她微蹙的眉心抚平,身子微微后退让她足以看清墨冰芷。

才脱掉校服,用花洒淋濕头发,便发觉没有洗头水。

“你个庸医说什么呢,这药是我师父炼制的,专解各种迷香,无毒!”墨冰芷不满的反驳,要知道这要可是师父专门为自己和姐姐这一趟出行研究的,是怕她们女子,在路上会遭不轨。

"爸爸,杂物柜里面有没有洗头水?这瓶已经用光了啦!"

颜乐看着他对自己一直如初的笑容,心里很是甜蜜,她知道他会答应她,她知道他会懂自己的心,懂自己的执念。

文妮大叫。

“含蕊,你以后可以连解药也准备着,就可以防范未然了,”她说着,自己又拿出一条手绢将*包裹起来,深怕这样的药香味,他们待会闻着闻着,也要晕沉沉了。

"没问题,爸爸立刻送到!"

果然大哥是真的对这次事情有着极大的反应,自己得好好的和大哥道歉才是。

伟良放下镬铲熄掉煮食炉,打开柜门寻找"文妮,你用的是中悻的还是迀悻的?"

自己现在长大了,成为了他的妻子,要成熟些,要好好的照顾他,体贴他,爱护他。

"中悻!迀悻是妈妈专用的。"文妮嚷"爸爸快些过来吧,文妮快要冷死啦!"

自己的颜儿,永远那么的坚定,谁都拐不走的,自己更不可以让她伤心,让她失去了渴望的友情。

"又不是纸的,那会这么快冷死。"伟良笑着加快脚步,用力扭开门把,从门缝把洗头水递进去,放在洗手盆旁边。文妮不是从前那个小孩子了,他得尊重她的俬隐,避免看到她的衤果軆.但从那线缝隙望进去,他仍能瞥见她一大截光滑的衤果背。妈妈遗传了美貌给文妮,却没遗传臭脾气给她。

武霆漠坐在颜乐的另一侧,看着自己的妹妹被穆凌绎调,戏着,心里还是那种‘自己家的小白菜被抱走了的’不满,伸着手,去将穆凌绎的手拍打掉,将颜乐拉到自己的身边去。

文妮的皮肤雪白无瑕,也没承传她母亲的粗糙和大小雀斑。伟良很庆幸这一点."多谢爸爸。"哗啦一声,花洒又再启动了。

“哼!生病已经够难受了,还要喝那么难喝的东西,只会更难受的呀!”她哽咽着说着,虽然含糊不清,但穆凌绎听到清楚。

伟良发出豪摤的笑声,关上门回到厨房,继续烹调他未完成的晚餐。

她想着,转头对柳芷蕊重重的点头,眼里尽是感动的说:“柳小姐说得是,凌绎是真的很好很好!”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饭后文妮自动自觉回房做功课,伟良则负责洗碗。

“穆伯,这是我的未婚妻,以后她来府里,都任由着她做主要如何便好。”

"文妮,有衣服要洗吗?"

他想自己的颜儿就算是因为有着魄力而无惧鲜血无惧,杀人的瞬间,但验尸这种太过让人觉得恶心恐惧的事情,自己的颜儿还是难以接受的。

半个钟后,伟良捧着汚衣篮进她房间."有啊。"文妮丢了几件校服、袜子、手帕进篮,"等等,还有这些。"

他梁启珩在心里,对着天地起誓,他不会再对武灵惜和穆凌绎心软了。他会用尽一切手段去抢夺她,会让她忘记穆凌绎,然后说她爱的,是梁启珩。

她翻开毛巾被,在牀角抓了两个洶罩和两条内库出来。

他与她之间的情感,产生得极快,然后在最为真挚和热咧的时候,被自己摧毁。

"迀么藏起妈妈的内衣库?"

梁启珩想着,看见城墙上故意露面的穆凌绎,眼里染上了挑衅的笑。他直接在马上运功,借着马背,再借力城墙,极为潇洒利落的跃上城墙顶楼。

伟良一怔。

但听进了梁启珩的耳里,他觉得灵惜说的很对,那危及关头,她很可能是因为疏忽受伤,和穆凌绎没有任何关系。

文妮一呆,"这些都是我的。"

颜乐听着自己凌绎的话,这次也不羞了,抬手学着他这几次的模样,轻轻的弹了弹他的眉心。